大公国际遭遇信用“滑铁卢”

聚焦
来源: 2018-08-24 20:42
在“求情信”发出的第15天,关建中终于等来了监管部门的“回信”。 8月17日,在证监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公布了对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公国际”)的处罚决定,暂停大公国际证券评级业务一年;同日, 中国银行 间市场交...

  在“求情信”发出的第15天,关建中终于等来了监管部门的“回信”。

  8月17日,在证监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常德鹏公布了对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公国际”)的处罚决定,暂停大公国际证券评级业务一年;同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以下简称“交易商协会”)也发布公告称,决定给予大公国际严重警告处分,责令其限期整改,并暂停债务融资工具市场相关业务一年。

  据此前媒体报道,作为掌舵者的大公国际董事长关建中曾在8月2日向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递交文件,认为“交易商协会对大公的不当处罚将引发系统性风险”,并“请求易纲行长能关注此事”。

  显然,两份罚单的“回应”并未让关建中遂愿。大公国际也于被罚当天在其官网发布消息称,其对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风险管理问题表示歉意,将在监管部门的指导帮助下,按要求逐项对照、彻底整改。

  以价定级,评级背离独立原则

  交易商协会的公告指出,2017年11月到2018年3月间,大公评级在为相关发行人提供信用评级服务的同时,直接向受评企业提供咨询服务,收取高额费用,严重背离独立原则,为银行间债券市场相关自律规则所禁止。同时,在交易商协会业务调查和自律调查工作开展过程中,大公评级向协会提供的相关材料存在虚假表述和不实信息。

  常德鹏也在发布会上表示,近日,北京证监局联合中国证券业协会对大公国际开展了专项现场检查。现场检查发现大公国际存在四大问题:一是大公国际与关联公司公章混用,内部控制机制运行不良,内部管理混乱;二是在为多家发行人开展评级服务的同时为发行人提供咨询服务,收取高额费用,有违独立原则;三是部分高管人员及评审委员会委员资质,不符合要求;四是个别评级项目底稿资料缺失,模型计算存在数据遗漏等。

  金融数据与分析工具数据显示,2014年以来,截至2018年8月17日,共发生213起债券违约事件,其中有债项评级的事件有111起。而自2014年以来的所有债券违约事件当中,评级机构为大公评级的违约事件有13起。

  例如,发行人为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的“16凯迪债”,于2018年6月1日发生实质违约,对于该债券,大公国际在2016年5月24日给出的首次评级为AA;直到2018年6月5日,大公国际才将“16凯迪债”的评级下调至C。

  此外,据相关媒体报道,2017年下半年,今日新闻,“新光债”出现主体流动性问题,被市场视为垃圾债,中债估值收益率一路上行。在债券收益率畸高的背景下,2018年3月,大公国际上调新光的主体评级至AA+,市场一片哗然。

  “大公国际内部有一份营销名单,主要是针对AA信用评级的企业,这些企业如果想把评级调到AA+,只要支付约1000万元购买大公国际的数据数据管理系统就可以。”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

  北京大学新金融和创业投资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文告诉记者,目前在评级市场“以价定级”现象时有发生,严重影响信用评级行业的公平与公正。在征信管理条例、《信用评级业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等文件中都明确要求,信用评级机构和从业人员应保持独立性。

  去年年底,交易商协会公布2017年信用评级机构排名时,也曾对大公国际等5家有资质的评级机构作出点名批评,认为这5家机构在评级结果的风险揭示性、评级报告质量、评级服务质量等方面与投资人需求仍有一定差距,投资人及市场专家对评级质量的评价整体偏低。

  “插手”网贷评级被疑不专业

  值得一提的是,自称“拥有政府监管部门认定的全部评级资质,能够对中国资本市场除国债外所有债务工具和参与主体进行信用评级”的大公国际,也曾参与互联网金融行业的评级。

  2015年1月21日,大公国际旗下的大公信用数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公数据”)发布了266个网贷平台黑名单和676个预警名单。

  这份名单一经发出就备受质疑,陆金所、拍拍贷等知名平台和一些已经爆雷的平台同时出现在预警名单中。彼时,北京网贷协会也提出质疑,认为大公数据尚未说明相关的数据获取与更新机制,亦未披露评价模型的可信度及历史数据拟合情况。

  “大公数据当时做网贷评级的评级人员基本都是刚招进去的本科生,选了些维度就开始评了,不了解行业,很不专业。”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面对种种质疑,大公数据并未理会。半年后的2015年7月,大公数据以涉及“信息披露不充分、偿债能力无法评估等关键问题”为由,再在黑名单上增加40家网贷平台。

  “裁判者”没当多久,大公国际又当起了“运动员”。2017年5月3日,大公国际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告筹备三年的丝路互金网正式上线运营,运营主体为恰为曾经的网贷黑名单“出品方”大公数据。

  关建中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说,丝路互金网会扮演“金融警察”的角色,不仅要做数字化评级,还要“为中国7000多万中小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对于丝路互金网上的“借贷产品”,大公数据原总裁徐志鹏坦言其涉及债务人、债权人双方资金交易,具备P2P平台特征,应该归属为P2P网贷。

  事实上,徐志鹏已于2015年11月从大公数据离职,他曾直言:“大公国际在2015年发布的网贷评级报告,将200多家业内平台拉入黑名单或预警名单,为了给自己上线‘丝路互金网’铺路。”

  “滑铁卢”之后

  而在网贷评级市场中,除了大公数据存在关联平台外,最为著名的便是网贷之家和其“兄弟”公司投之家(后经股权变更已无直接关联)。

  “7月份投之家突然爆雷,为其背过书的第三方评级机构网贷之家的公信力瞬间大打折扣,也有不少投资人因此对网贷行业的信心崩塌。”百舸新金融智库研究员西之园说,抛开网贷之家与投之家的恩怨不论,网贷之家每月公布的当月网贷平台综合评级报告是有一定参考作用的。

  “网贷市场不像债券市场存在强制评级,由于各家评级机构的评级体系不一,缺乏统一性、科学性、客观性,对于评级是针对平台还是债权项目,也是不清晰的,如果平台是纯信息中介的话,对平台评级的指标就是透明度、公司治理等,而要从还款意愿等指标判断的话,就应该是针对项目进行评级。”陈文举例说,对于爆雷平台,网贷之家已将其从评级排名中剔除,而网贷天眼则并没有进行下架处理,甚至部分爆雷平台还占据排名前80的位置,例如,已发布清盘兑付方案的爱钱帮,在网贷天眼上虽标注了提现困难,但其相应排名不降反升,上升了8位。

分享:

网友评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