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O2O平台变成“理财平台” 健康猫套牢众多体育人

聚焦
来源: 2018-08-24 20:42
体育O2O平台为何变成“理财平台” 健康猫套牢众多体育人有人身负上百万债务 一场因为刷单引发的对峙正在愈演愈烈。 《华夏时报》记者近日获悉,私教O2O平台健康猫突然“变脸”,众多私教在账户中的课时费提现困难。至少有数千名来自全国体育院校的教师、在...

  体育O2O平台为何变成“理财平台” 健康猫套牢众多体育人有人身负上百万债务

  一场因为刷单引发的对峙正在愈演愈烈。

  《华夏时报》记者近日获悉,私教O2O平台健康猫突然“变脸”,众多私教在账户中的课时费提现困难。至少有数千名来自全国体育院校的教师、在校或毕业学生深陷其中,不少人因此负债累累,而卷入其中的甚至还包括一些体育界明星大腕。

  不过健康猫方面称,“我们今年遭受了目前互联网史上最大恶意、最有组织的刷单事件,而在这次刷单事件中,更是有大量的非法资金盘提供资金给私教,进行了合谋。”

  北京、天津、上海、湖北、陕西、四川等多地的数位私教则均向《华夏时报》记者称,“自加入健康猫以来就是一直在刷单,从未真正上过课。”但他们表示,刷单是在健康猫管理层的诱导以及默认下进行的,在今年5月开始提现无法到账后,健康猫还上线了系统代约功能。

  一个以约教练、约场地为主的体育O2O平台,为何会吸引诸多体育人投入数十万元甚至不惜举债参与其中刷单牟利呢?其运作和经营模式存在颇多问题。8月15日,北京两所知名体育院校近百名学生前往上地派出所报案并进行了登记。此外,众多私教与健康猫平台也已分别向广州警方报案,多地有关部门正在就该事件展开调查。

  刷单单月利润超50%

  若非参与了健康猫,明年将毕业的西南某体育学院研究生成武,本打算在这个暑假完成自己的毕业论文后便开始找工作。但如今,身负上百万债务的他已无心继续完成学业。

  据记者了解,广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健康猫平台成立于2015年3月。该平台可进行预约私教、购买私教课程及具备一系列运动健身配套服务,其将自身定位为赋能退役运动员和高校体育生创新创业的平台。健康猫私教O2O业务分为单人课和团体课,平台不向开设课程的私教进行课时费抽成,仅在提现时扣除较低比例的手续费,同时还会提供一定的补贴,最高时补贴达到15%。

  因为需要具备相关等级证书,体院学生、教师是该平台最主要的私教来源。为此,健康猫曾前往全国各大体育院校进行宣讲。据了解,不少体育院校的教师不仅与健康猫高层关系密切,更是健康猫的股东。

  截至今年6月,该平台对外宣称已有23万余名私教入驻。但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数位私教称,“平台上99%的人估计都是刷单”。

  2016年9月,成武进入该体育学院研究生院学习,9月开学,就在师兄的介绍下了解到,健康猫可以刷单,自己购买自己的课程,拿回课时费的同时还能拿补贴。“据说我们学校武术学院的老师全在弄。”成武说。于是成武在同年国庆期间成为了一名健康猫私教,并尝试着投入了500元进行刷单,“试验期间,我还特意查找资料,自认为对健康猫有了充分的了解”。

  公开信息显示,广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杨骅力(外号“大象”),曾是全国散打冠军,1999年退役后,当过健身教练,也在酒店担任过康体中心的高管,今日新闻,后来自己创业做健康产业,其还拥有华中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大学生创新创业指导导师等多个社会职务。该公司的黄山、韦剑、虞定海、郭会仙等多位董事均是体育界知名人物,具备国内知名高校教师背景。创立3年来,健康猫还布局了电商、线下生活馆、赛事体系。

  健康猫的实力令成武对该平台信服不已,熟悉刷单流程后逐渐加大了投资。在2017年其投入的金额在10万元左右。今年更是大举投入超过160万元,其中有近70万元是从银行和多个网贷平台获得的贷款,50多万则来源于自己和借用朋友的近20张信用卡。成武的健康猫私教后台显示,不到两年时间,通过投入本金循环刷单,累计获得的补贴高达近90万元。

  综合多位私教向《华夏时报》记者梳理的数据,健康猫提现的周期和补贴比例一直在变化。大致来看,创立之初提现为3天一个周期,此后变为5天、7天,而后是10天。补贴比例则逐渐下滑,由15%下降至5%、2%、1.5%。但今年开始,补贴比例波动频繁,最高时甚至回到了15%的最高比例。若以10天的到账周期,15%的最高比例补贴计算,刷单可获得单月超过50%的利润。

  据一位私教确认,健康猫私教团课业务是在2016年3月上线,单人课则在此后停止了补贴。团课最多可预约200人,而这为刷单提供了巨大的套利空间。

  北京一所知名体育高校的在读本科生,今年5月加入健康猫刷单的他投入了近10万元。据其称,其有同学通过健康猫挣到不少钱,“有的甚至都已经买车买房了”。

  体育人的“理财产品”?

  健康猫逐渐成为一个以体育院校人群为主的“理财平台”。

  成武提供的一份初步统计资料显示,位于西南地区的该校至少有127名历届学生参与到健康猫刷单,共计投入金额近5000万元,其中投入上百万元的就有14人。成武称:“学校还有30多名老师也参与了。”

  成武的师兄田坚是一位体育界知名人士,在校运动队效力期间,曾获得某类体育项目全国冠军、世界冠军等殊荣,其也是最早参与健康猫刷单的一批人士。

  田坚称,2015年,该校多位职级较高的老师曾召集了包括其在内的十余名优秀运动队员在茶楼开会,为大家推广健康猫,“跟我们说现在有一个可以赚钱的平台,发展下线以后,刷单拿课时费、补贴之外,还能领取公司额外的补助”。

  根据健康猫负责人补贴规则,每个运动技术人员成为健康猫私教后可以组建自己的团队,根据团队人数分为小队长、中队长、大队长、城市总监、省级总经理等5个级别。达到一定级别后可以连续2个月领取固定津贴,此后每月完成一定业绩还能继续领取。

  “当时还是学生,就是单纯想挣点钱。”田坚说。但目前他在健康猫平台上有160余万资金无法提现,剔除累计76万的补贴,有80余万是他自己投入的课时费。

  田坚还透露,当初带其刷单的一位老师目前也负债累累,损失惨重,但由于公职在身,且已被学校约谈,选择了保持沉默。

  两年前毕业于陕西某高校的一名中学体育教师介绍,其参与健康猫刷课已有“3年左右了”,而该所高校“注册的账号估计有上千,刷课的应该在百人左右。很多搞体育的大都参与其中”。该位人士称损失有十几万元。

分享:

网友评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