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服刑近10年后等到无罪判决:走出冤狱家散了

文化
来源: 2018-08-24 19:26
陈德起手拿无罪判决书 判决如下:被告人陈德起无罪。8月13日,从法院拿到无罪判决书后,陈德起见到亲友和记者,都会掏出判决书郑重地宣读一遍。 陈德起,55岁,河南鹿邑县程庄村人。2005年,他被指控参与一起数人挖洞入室抢劫案件,随后被鹿邑县人民法院以...

男子服刑近10年后等到无罪判决:走出冤狱家散了

陈德起手拿无罪判决书

  “判决如下:被告人陈德起无罪。”8月13日,从法院拿到无罪判决书后,陈德起见到亲友和记者,都会掏出判决书郑重地宣读一遍。

  陈德起,55岁,河南鹿邑县程庄村人。2005年,他被指控参与一起数人挖洞入室抢劫案件,随后被鹿邑县人民法院以犯抢劫罪、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

  陈德起至今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成了罪犯。2015年刑满释放后,他一直四处申诉。最后,鹿邑县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今日新闻,重新审理该案,认为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2018年8月13日宣告陈德起无罪。

  然而,入狱近10年,陈德起的身体和精神都受到很大打击:与社会严重脱节,身体落下后遗症;妻子和他协议离婚,儿子不让他进家门……“所有不幸都落在我的身上。”现在,他最大的希望是尽快拿到国家赔偿。他有些忐忑地说:“江西的李锦莲服刑19年,申请4100万元国家赔偿。我坐了10年牢,应该也得(申请)一半吧?”

  突然被抓

  被受害者指认抢劫 他最终被判13年

  2005年3月29日夜里,鹿邑县任集乡一村民家遭数人挖洞入室抢劫,家中的手机、电视机、影碟机以及少量现金被抢走。受害人刘丽萍随即报案。4月中旬,该乡派出所接到刘丽萍丈夫报警,称其妻在集市上发现抢劫自家的嫌疑人。随后,正在赶集的陈德起被赶到的民警抓获。

  判决书中,刘丽萍称,以前认识陈德起,家里被抢后开始怀疑是他。“陈德起在集上买杨树苗时被我发现了,我观察他好久,听他声音,看他走路姿势,我才确定是他干的。我不能确定他的声音,但声调像他。还有一个原因,我一跟着他,他就躲。”与陈德起一样,另一名嫌疑人丁广记也因刘丽萍的指认被抓获。

  据陈德起讲述,他被带到派出所后,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警员告诉他犯了抢劫罪和盗窃罪,他一听就懵了,“我没干,我冤枉。”

  2005年11月22日,鹿邑县人民法院认定陈德起、丁广记构成盗窃罪,但入室抢劫罪不成立,判处陈德起有期徒刑3年,丁广记有期徒刑2年。而鹿邑县人民检察院以该判决定性不准,适用法律不当,量刑不当为由,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随后,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2006年6月6日,鹿邑县人民法院再次作出判决:陈德起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3年;丁广记犯抢劫、盗窃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0年。

  家境突变

  幸福生活戛然而止 家人抬不起头

  陈德起在村里有个外号,叫“陈百万”。他是有名的“包工头”,手下常有几十个工人干活,还在村里第一家盖楼房,买了三轮车。村民哪家手头紧,需要周转,也都找他借钱。

  “那时俺家很幸福,和所有人关系都好。”陈德起给妻儿提供了很好的生活条件,又给父母建了新房。陈德起的儿子陈林东在接受采访时也称,小时候他们家是周围几个村条件最好的。然而,幸福生活因陈德起的入狱,戛然而止。陈家经济重担落到妻子丁佳蓝身上,她独自培养三个儿子,家里的条件一年不如一年。当时只有13岁的陈林东,因受不了同学的异样眼光,选择辍学外出打工。陈德起说,自他进了监狱,家人就在村里抬不起头。

  陈德起被抓后,丁佳蓝一直不相信丈夫会突然去抢劫和盗窃。很快,她发现案发当晚,丈夫根本没有作案时间。她记得当天丈夫请了一位修车师傅到家里修三轮车,师傅就住在家里,当晚丈夫和师傅喝酒喝到晚上10点多才睡。丁佳蓝找到修车师傅,对方愿意作证并写下一份证言。但这份证据在当时的判决中未被重视。

  陈德起说,刚进监狱时他总是不停地写申诉书,希望案子能重审。但他发现怎么写也不起作用,有时还会影响减刑。为了早日出去,他放弃申诉,选择在狱中积极表现。

  律师发现

  案件证据存在问题,只有受害者供述

  2015年2月11日,因获减刑,陈德起服刑9年10个月后刑满释放。丁广记服刑期间于2006年9月29日保外就医病亡。出狱后,陈德起开始四处申诉。作为陈德起的代理律师,郭家秀发现该案在证据方面存在诸多问题,没有现场勘察记录,也没有物证,只有受害者的供述。

  陈德起记得,出狱第二天,他就走上了申诉之路。辗转鹿邑、周口、郑州,他一边打工,一边申诉。后来,他辞掉工作,到周口市租了房子,就为了申诉。没钱他就向几个儿子要,找亲戚朋友借。因受不了妻子的唠叨和抱怨,今年1月,陈德起与妻子协议离婚,并签了离婚协议书。几个儿子都站在母亲一边,平时很少和陈德起接触,甚至让他不要进家门,免得惹母亲生气。陈德起的邻居也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因为家人不接纳陈德起,平时他很少回村。

  “家散了”,陈德起不知怎么挽回。大儿子、二儿子结了婚,各自有了家庭,小儿子和妻子住在村里,他则一个人租住在周口市。他知道家人对他有怨恨,“他们最困难、最重要的时刻我都没能参与。”他希望,无罪判决能重新粘合散去的家庭。

  重审无罪

  法院相关领导已赴他家慰问道歉

  经过2年多的申诉,去年8月,周口市人民检察院以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去年12月19日,周口中院以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了鹿邑县人民法院(2006)鹿少刑初字第19号刑事判决,将此案发回鹿邑县人民法院重审。

  2018年8月13日,陈德起终于等来了无罪判决书。判决书中,鹿邑县人民法院认为,今天新闻,本案没有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没有追赃,没有提取任何与犯罪有关的痕迹证据,如脚印、指纹等。辨认程序违法,违法长时间将被告人提出监所讯问、审讯程序违反规定。现有证据均为相互矛盾的言词证据。全案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不能得出陈德起、丁广记实施犯罪的唯一结论……鹿检刑诉(2005)95号起诉书指控陈德起、丁广记犯抢劫罪、盗窃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罪名不成立。

  14日,鹿邑县委发布《关于陈德起丁广记抢劫、盗窃一案无罪的情况通报》,通报要求迅速做好三方面工作:一是由县纪委监察委组成调查组依法启动调查追责问责程序;二是由县法院两名副院长带队分别到两家慰问并正式道歉;三是县法院负责立即启动国家赔偿程序。

  21日,鹿邑县人民法院办公室工作人员称,法院相关领导已去陈德起家中进行了慰问和道歉,国家赔偿的事正在按照程序进行,一定让受害人得到应有的赔偿。

分享:

网友评论

返回首页